時法論壇--時法網 設為首頁 收藏我們
                  人物??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人物???/div>
                  湖北吳炳堂 深居山村的志愿軍老兵
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:sdfzb  瀏覽:131次  發布時間:
                  2019-10-17
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  【導讀】:本網訊(記者任科 王飛 通訊員夏濤 常紅鋒)湖北崇陽縣一個小山村里,年逾九旬的軍老戰士吳炳堂一直過著普通農民的平淡生活。每當老伴為他上藥時,吳老身上的處處傷痕,都默默訴說著那一場激情燃燒的年代。當年,作為中國人民志愿軍第15軍45師的一名戰士,吳炳堂同戰友們牢牢釘在上甘嶺陣地上,背后是新生的共和國,面前是世界頭號強國武裝到牙齒的進攻。身邊的泥土,被凝固汽油彈燒成焦土。戰斗中,涌現出黃繼光、邱少云等...

                  本網訊(記者任科 王飛 通訊員夏濤 常紅鋒)湖北崇陽縣一個小山村里,年逾九旬的軍老戰士吳炳堂一直過著普通農民的平淡生活。每當老伴為他上藥時,吳老身上的處處傷痕,都默默訴說著那一場激情燃燒的年代。當年,作為中國人民志愿軍第15軍45師的一名戰士,吳炳堂同戰友們牢牢釘在上甘嶺陣地上,背后是新生的共和國,面前是世界頭號強國武裝到牙齒的進攻。身邊的泥土,被凝固汽油彈燒成焦土。戰斗中,涌現出黃繼光、邱少云等各級戰斗英雄,吳炳堂也身負重傷。退伍后,吳炳堂謝絕了組織安排的工作,回鄉務農,帶領鄉親們建水庫、修公路,為建設新中國默默奉獻。60多年來,他從未主動提及自己的戰功,從未向國家提出任何待遇要求。他說:“人在陣地在!上甘嶺的精神不能丟!”

    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  他是邱少云、黃繼光的親密戰友,也是從上甘嶺戰役中幸存下來的英雄!大半個世紀過去了,而對于已年逾九旬的抗美援朝老兵吳炳堂來說,他的英雄事跡卻鮮為人知!

                  4月10日,楚天都市報記者找到吳炳堂老人,聽他講述了當年的戰斗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軍功章記錄著曾經的英雄

                  在崇陽縣銅鐘鄉大嶺村7組的一戶農舍里,記者見到了吳炳堂老人,他雙目已經失明,如今佝僂著身子,伴在火灶旁,靜靜地坐著,聆聽風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布滿皺紋的臉上可以看得出歷經無數滄桑。若不是他的老伴拿出一大捧的軍功章放在記者面前,很難想象這位老人便是上甘嶺戰役幸存下來的戰斗英雄。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看到,在一本泛黃的退伍證上寫著“吳炳堂,出生時期:1926年10月。籍貫:湖北崇陽,志愿兵15軍45師135團三營機炮連步機槍手”署名蓋印為“國防部長彭德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記者數了一下吳炳堂老人的勛章:他共榮立兩次三等功,榮獲一枚“金日成”獎章,4次嘉獎通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吳炳堂的老伴黃秀珍告訴記者,老吳已是90歲老人,兩年前雙目失明。其實,他還遠遠不止這些勛章,有一些因為在“大躍進”年代,當時家里糧食緊張,迫于無奈,曾拿過一些勛章跟別人換過口糧,還有一些證書是兒女們小時候弄丟了,最后剩的這些是她在整理丈夫物品時無意發現的,于是一直壓在箱底珍藏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    吳炳堂的大兒子吳歸華告訴記者,父親一直很低調,從不愿提及自己的戰功。并且時常感嘆:“比起那些犧牲的戰友,自己能夠活下來是萬幸了!”1956年,吳歸華出生后,父親將他取名為“歸華”,次年弟弟出生后,取名為“歸祖”,父親取這些名字的寓意為時刻鞭策自己:他活著回到了祖國,但時刻也不能忘記了那些犧牲在異域他鄉的戰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難忘上甘嶺的戰火硝煙

                  吳炳堂老人顫顫巍巍地介紹:1951年2月,他才25歲,響應國家號召報名參軍,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志愿軍15軍45師135團的一名戰士。而這支英勇的部隊先后參加了抗美授朝四次戰役,最為著名的是上甘嶺戰役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提到了上甘嶺時,吳炳堂老人熱淚盈眶,他緊緊握著記者的手,心情久久不能平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據記載,上甘嶺只有3.7平方公里,一日之內落彈30余萬發;一萬余解放軍要對抗七萬多敵人;前沿陣地上,經常是一兩個殘破的連隊對抗一兩個齊裝滿員的團,而且幾乎沒有炮火支援,彈藥也常常補充不上,一桶水、一箱彈藥、一個蘋果常常是犧牲好幾條人命都不一定送得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吳炳堂說,由于上甘嶺戰略位置非常重要,但是地型特別狹小,只有597.9和537.7兩個高地,兩個高地共分為十二個陣地,高地主峰前面的突出部是9號陣地,這也是主峰的門戶,他就在這個陣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52年10月14日凌晨4時,美軍突然對兩高地實施猛烈轟擊,使用了火炮、坦克和飛機,“炮彈像下雨一樣!”吳炳堂當時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吐出來一樣,許多戰友被震死。每每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都覺得自己是從地獄里走了一趟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上5時,美軍經過一小時炮火準備后,開始火力延伸以壓制縱深目標。同時,步兵開始沖鋒,最先與美軍接火的是135團九連597.9高地11號前哨陣地上的一個班,在美軍猛烈炮火下蒙受了巨大傷亡,等打退美軍四次沖鋒后,就只剩下一個戰士了,他只好退入坑道堅持戰斗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隨后,其他幾個陣地也失守,只有最關鍵的9號陣地,由九連副指導員秦庚武指揮三排防守,秦庚武見美軍炮火異常猛烈,如果在陣地上一下投入兵力越多,那么傷亡也就越多越快,所以他只在表面陣地上同時投入三個人,一挺機槍,傷亡一個就從坑道里補充一個,始終頂住了美軍的進攻。

                  身邊無數戰友倒下了

                  吳炳堂說,自己那時是步機槍手,他在戰場使用的是馬克沁重機槍,這槍有兩只腳因為太重了,得有兩個戰士一邊一個幫忙抬,每次打完150發子彈后必須挪個地方換彈匣,如果稍緩一步,敵方的炮彈很快就會飛過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掌握了這一規律后,吳炳堂和另兩名戰士抬著機槍不停地轉移地方,每次都是剛剛轉移,炮彈就傾瀉過來將先前的地方炸出一個大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吳炳堂說,戰斗之頑強可謂史無前例,敵人的攻擊連連被擊退,成片的尸體堆積如山,敵軍只得呼叫航空兵火力支援,美軍出動了二十余架B-26轟炸機投擲凝固汽油彈,陣地成為一片火海,身邊的泥土就象炒熟了似的,燒成白色焦土,異常滾燙。但戰士們全然不顧這些,浴血奮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吳炳堂說,他使用的機槍最怕的就是沒有水。因為長時間的射擊后槍管都燒紅了,必須等到冷卻后才能使用,否則會爆膛。剛開始時在不停地加水冷卻,后來的戰斗中,因為山頭上缺水,戰士們的嘴唇都干裂了,機槍用的水更是奢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后來,連隊只能組織戰士在晚上偷偷爬下山去山溝里取水,但敵人晚上不時發射照明彈,一發現有動靜立即用火力壓制,吳炳堂同幾位取水的戰友歷盡千辛萬苦,好不容易爬到了山溝里弄到了一點水,但回來時有的戰友卻獻出了生命。這些水送到坑道后,戰友們備感珍貴,大伙都舍不得喝,都寧愿留著給機槍冷卻。

                  親眼目睹黃繼光的遺體

                  吳炳堂說:“實在太慘烈啊,我為了去救護身邊的戰友,當場被炮火炸暈,背負重傷,蘇醒后隨手抓了把土,里面竟有幾十塊彈片!”整個陣地上僅剩下三名幸存者:一個雙腿被炸斷,右臂被炸殘,另一個被炸的雙目失明,雙耳炸聾,而吳炳堂左腳踝被子彈擊穿,背部也負了重傷,至今還殘存彈片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令吳炳堂記憶猶新的是戰友黃繼光舍生取義的一幕。當時,與黃繼光一起去炸碉堡的戰士都犧牲了,黃繼光堵了槍眼也倒下了。當天戰斗結束后,吳炳堂和幾位幸存的戰友一齊來到黃繼光的遺體前久久默哀,他說:“黃繼光的胸前一個大洞,軀干形同焦炭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吳炳堂說,當年上級傳達十五軍45師師長崔建功在下達作戰時的講話言猶在耳:“剩下一個連,我當連長,剩下一個班,我當班長,我犧牲了,副師長是第一帶頭人!”中國軍隊正是憑著這股拼勁,取得了不可思議的上甘嶺戰役勝利。戰后,部隊再次為邱少云、黃繼光、孫占元等烈士舉行了追悼大會,師長崔建功親自給自己頒發了立功獎章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退伍后的吳炳堂婉拒了組織安排的工作,他申請要求回到老家務農。先后當過村里的民兵連長、貧協主任和村支書記,但是他從不向別人提及自己往昔的戰功,即使家庭生活十分困難時也從不向上級提半點要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采訪結束后,當記者問及老人還有什么話要說時,吳炳堂老人只說了一句:“人在,陣地在!上甘嶺的精神不能丟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從湖北崇陽縣民政局了解到,自2015年起,吳炳堂老人每月的享受優撫對象撫恤補助上升至975元,除此之外,民政局每年替他交新農合醫療300元,如果吳炳堂老人生病住院,可報銷5000元。吳炳堂,深居山村戰功赫赫的老兵,一個可親可敬可愛的平凡老人,老人在,上甘嶺精神就在!

                  【注】:時法網/時代法制報部分內容摘自于互聯網。時法網/時代法制報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負責。如發現政治性、事實性、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掃一掃手機網站
                  投稿郵箱: henanpd@126.com 滬ICP備19002229號
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北京市豐臺區南四環西路188號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電子認證服務產業聯盟品牌網站證書:編號:528160927024444645975
                  認證數據來源的單位有: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、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、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、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、公安部全國公民身份查詢中心、360網站安全中心
                  監督機構:中國電子認證服務產業聯盟   認證機構:上海憑安網絡科技有限公司   水滴信用:國家發改委首批誠信推薦企業 -->
                  -->